聽了司馬劍這回答,司馬長空差點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。

    他不禁暗想,洛輕岚這小丫頭到底有什麼魔力,竟能屢屢使喚其他人幫她幹活?

    譚浩初願意幫忙也就算了,畢竟與洛輕岚無冤無仇,被收買并不是沒有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兒子司馬劍,與洛輕岚之間有着斷臂之仇的啊,究竟洛輕岚給出了什麼樣的好處,才能讓他兒子如此心甘情願地幫忙幹活?

    對于司馬劍,司馬長空是無比清楚的,從來起床沒有今天這麼早,也從來不可能會去做那些下人般的弟子所幹的雜活。

    但今天,司馬劍卻如同太陽從西邊出來一樣,讓人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而且還有一點,讓司馬長空相當無奈。

    那就是,他是一個孩奴,早已把司馬劍給寵壞了,眼下他說兩句,司馬劍竟然對他生氣了,偏偏他想發作卻又心疼,也怕弄僵了父子關系。

    “這個該死的臭丫頭,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司馬長空念頭閃了閃,隻能氣沖沖地前去找到了洛輕岚,并免去了洛輕岚每天幹雜活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司馬劍不就可以不用再幫洛輕岚掃地了?

    “師傅不是說,以後踏天峰上的雜活,都歸我包了麼?現在沒幾天就突然免去,會不會有一種自己打臉的感覺?”

    洛輕岚見周圍沒有其他人,就玩味不已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雖然不知道,你到底給了我兒什麼好處,不過,就算他不計較這斷臂之仇,本長老也不會放過你。”

    司馬長空冷哼了一聲,卻根本不敢和洛輕岚争辯這自己打臉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,他也不會容許洛輕岚在踏天峰上好過的,于是想了想,就對洛輕岚吩咐道:“從今天開始,你便修行去吧,踏天峰北面的懸崖後,有一個萬年寒潭!寒潭中,長有靈玉寒竹,每天砍十棵交給你七師兄!若是少了一棵,責罰伺候!”

    “砍竹子?聽起來好像也不算什麼!師傅确定這是修行,而不是另外一種變相的修理?”

    洛輕岚戲谑冷笑。

    “放肆!為師傳授的修行之法,豈能容你懷疑?你可以四處打聽打聽,在萬年寒潭之中砍那靈玉寒竹,是不是對雪靈王級别的存在大有好處。當然了,前提是不得動用任何手段阻擋寒氣,否則就是作弊,為師定然嚴懲。”

    司馬長空說得義正言辭,而且底氣也十分充足。

    “看樣子,我應該多謝師傅的栽培咯?”

    洛輕岚嘲諷一笑,很快就前往了踏天峰的北面。

    司馬長空屢屢對她出招,她都能一一化解,把司馬長空給氣個半死,難道還會怕這次的寒潭砍竹?

    而且,聽司馬長空這底氣十足的口吻,洛輕岚估計,這多半真對雪靈王級别的存在大有好處。

    不過,話又說回來了。

    洛輕岚也不會傻傻的全信。

    如果所料不錯,這件事情必定暗含着某些其他的兇險,或者說陰損套路吧?

    “敢這麼輕易就答應下來,很快你就知道什麼叫做後悔與無知了!”

    司馬長空看着洛輕岚那毫不畏懼的背影,唇角泛起了森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萬年寒潭,可不是存在了萬年時間的普通寒潭那麼簡單。而那靈玉寒竹,也不是一般的竹子。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