曜月城,碧景宮。

    六皇子墨景龍已包紮好了一身傷勢,舒服躺在一張鋪滿濃密狐裘的搖椅裡,悠哉悠哉地搖晃着。

    “皇兄此舉,果然妙計啊!紫幽王這次,算是徹底的栽了!”

    十九皇子坐在墨景龍對面,一臉谄媚。

    “早已警告過他,不要與墨吟殇走那麼近,偏偏不聽!一個廢柴而已,竟也妄想插足皇權争鬥,他這是自己找死!”

    墨景龍冷笑無比。

    “話說,這沿途三大城市的城主,可真不是好惹的主兒。莫說是紫幽王這廢柴前往借兵了,縱然是我墨月帝國實權派大人物前往,也是難馴啊!”

    十九皇子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豈止是難馴?那三大城主,坐擁重兵在手,就差沒造反了。要我說,父皇之所以會認可我的建議,應該想要通過紫幽王借兵之事,試探試探削兵之計是否可行。”

    墨景龍陰測測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皇兄以為,這紫幽王能成功借到兵麼?”

    “成也好,敗也好,都對我有利,不過應該是借不到幾個人的!這年頭,個個城主擁兵自重,誰願意割肉給一個沒有半點交情的廢柴王爺?莫說是他了,即便父皇親自前往,那三大城主都有膽量不借出一兵一卒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啊,父皇也是頭疼那三大手握重兵的城主!紫幽王這次,無疑是父皇的敲門磚。”

    十九皇子認同點頭。

    “如果紫幽王借兵失敗,那下場自然是一個死字。但即便是僥幸成了,到頭來抵達離火城還是個死字。而且,如果紫幽王借兵成功,父皇自然會認為我深謀遠慮,從而更重用我。”

    墨景龍冷道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皇兄!足智多謀啊!”

    “少拍馬屁!什麼時候替皇兄揪出那鞭打皇兄的小混蛋,皇兄才是真的高興。”

    墨景龍說着,不知道是情緒太激動還是動作幅度太大,一下子牽動了身上不少處的鞭傷。

    于是,痛得他龇牙咧嘴,眼淚都快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皇弟我真是無能為力!問過曜月城中不少人,壓根兒沒聽過皇兄所說的那号人物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曜月城外三十裡處。

    帳篷外,風雪漫天。其中一頂金色的帳篷内,卻是溫暖如春。

    洛輕岚享受着墨劍塵的捏腳服務,隻覺這一天奔波下來的勞累,頓時煙消雲散,簡直舒服到爆。

    而且,墨劍塵也真是持久,她沒喊停,墨劍塵就一直給她捏着。

    “你停了吧,不用捏了,感覺都快要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洛輕岚打了一個哈欠,放下了手中情報。

    “輕塵大佬,看完情報可有什麼收獲?”

    墨劍塵戲谑笑問。

    “還行。”

    洛輕岚笑着坐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透過情報,她已經把江陽城分析過了。

    江陽城的城主,名為逆江陽,年輕時候是個狠角色,戰功不少。

    後來被封為城主,鎮守江陽城,把江陽城治理的井井有條,百姓也極為愛戴。

    逆江陽對士兵很好,除了把兵力看得極重之外,就真的沒有什麼明顯破綻了。

    “可否說說感想,以及大概的計劃?”

    墨劍塵饒有興緻。

    “感想計劃嘛!幾乎是無計可施!隻能見機行事,走一步算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洛輕岚攤手。

    “這也叫有所收獲?”

    墨劍塵當場目瞪口呆。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