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知還有何處得罪了侯爺?隻要侯爺說,我一定改正。”

    墨景龍服服帖帖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本侯在青江峽谷被暗龍衛刺殺之事,六殿下可還有印象?”

    洛輕岚戲谑無比。

    “丫頭回歸時遭到刺殺了?”

    墨劍塵一聽,頓時驚詫無比。

    而後,他便眸光驟冷,散發出極其濃烈的殺意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麼,暗龍衛準備挺周全的,直接在峽谷左岸安置了巨箭網,還有弓箭手,殺手,甚至是藍櫻雪靈師,可謂是殺機一重接着一重,使得本侯差點與雪烈軍一起交代在青江峽谷。”

    洛輕岚玩味不已道。

    惹得那墨景龍,陡然心顫無比了起來。

    甚至,十九皇子都有些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“很同情侯爺的遭遇!不過,青江峽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我真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墨景龍努力平靜自己,搖了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幾乎是在墨景龍話音剛落的時刻,一條赤紅長鞭就已經在洛輕岚的手中亮出。

    舒展之下,将這玄炎大殿的地面都抽開了一條裂縫。

    惹得文武百官懼色閃現,口水暗暗吞咽不停,竟然沒有一人敢說洛輕岚在玄炎大殿動武是對玄炎帝君的不敬。

    即便是玄炎帝君,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這是想屈打成招?”

    墨景龍看見這條赤蟒鞭,頓時就想起了前陣子被當街暴打之事,可謂盛怒不已。

    不過,現在玄炎帝君都被他氣得吐血,肯定沒有那麼容易放過他,如果不好好表現,這一關是過不了的。

    因此,墨景龍故意做出了害怕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屈打成招?真是笑話,本侯可不屑用這麼低級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洛輕岚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看樣子,侯爺是有證據?”

    十九皇子試探性問道。

    “證據,不就在六皇子的身上?”

    洛輕岚揚手一鞭,毫不留情地抽打在墨景龍的左臂。

    刹那間,墨景龍痛呼一聲,左臂當場皮開肉綻。

    于是,被抽爛開的衣袖之下,赫然乍現了幾分青色龍紋。

    “父皇!救救兒臣啊!侯爺竟敢在玄炎大殿之上亮出武器!”

    墨景龍并未意識到紋身露餡了,隻是故意示弱地求救。

    “你的左臂之上,紋了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玄炎帝君眼尖,立馬失态無比,直接從龍椅沖到了墨景龍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抓起墨景龍的左臂,相當暴力地撕開了墨景龍的衣袖。

    刹那間,密集的青色龍紋,就毫無遮掩地呈現在所有人的視線。

    以至于,墨景龍一張臉,當場毫無血色,慘白如紙。

    即便是十九皇子,此刻也臉色驟變。

    “說!暗龍衛是不是你的人?”

    玄炎帝君殺氣騰騰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很明顯了?”

    墨劍塵不屑冷笑,倒是有些意外地看了洛輕岚一眼。

    他真心不知道,丫頭到底是怎麼發現,墨景龍就是暗龍衛主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墨景龍張了張嘴,竟發現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來解釋了。

    他左臂上的青色龍紋,可謂是保持了好多年了,從未有人發現過,所以他從沒有想過要解釋這個。

    沒想到,今天卻被洛輕岚輕易扒開了真相,讓他一下子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敢刺殺戰魂軍師!你知道這是什麼罪麼?”

    玄炎帝君真是被吓到了。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