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陸公子,聽說你收了很多廢繭,我可是曹家絲坊的師父,以我多年的經驗,那些廢繭一百斤連一斤生絲都不可能缫出來,你還是要好自為之,切不可貪圖小便宜,吃了大虧。”曹師傅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他和陸見安之間并沒有什麼仇恨,可是陸見安被全鎮的人當做傻子的典範,這位曹師傅自然是要踩一下陸見安來彰顯一下自己的優越。

    他的身後跟着一群學徒,一看個個都是十一二歲的男女,一個個面露好奇,精神抖擻的盯着面前的陸見安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是馬上就要成為曹家絲坊學徒的弟子,這位陸公子得行為有些急功近利,你們切不可為了貪圖小利,做這種吃力不好的事情。這就是樣子,人貴在有自知之明,否則後患無窮。切記,切記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那個陸傻子啊!看着不傻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不傻?用一兩多銀子收了好幾百斤廢繭,那不傻還是誰傻啊?”

    “我爹也和我說了,姓陸的名不見經傳,家裡孤兒寡母,居然還要做這樣的事情,這就是敗家,要是我敢學他這樣,就打斷我的腿!”

    “看着長得也不錯,這怎麼就沒心眼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沒心眼,我看着是心眼太多,想着掙錢啊,要不然誰要收廢繭啊,可是也太不動腦子了,廢繭就算是手藝出衆的缫絲大師傅都做不到,隻能是廢繭裡浪裡淘沙,最後缫出多少絲可是看天意,也看運氣呢。”

    聽到曹師傅介紹,後面的學徒議論紛紛,連路人也都駐足看起了熱鬧。

    “說完了?”

    陸見安還真的沒有生氣,自己擁有的是後世經過多少年代的匠人的心血,加上現代工藝的精華,才會擁有改進廢繭的技術,自己敢這麼做,無非是踩在多少人的心血之上說話,實際上要不是她是做這個研究的,這些人其實根本就沒說錯。

    廢繭可不是誰想廢物利用就可以做到的,撿便宜這種事情古人怎麼會不做,聰明人多的是,要不是代價大,回報低,誰會放過這種到嘴裡的肥肉啊。

    雖然她是不怎麼生氣,但對于這位曹師傅刻意壓低别人,擡高自己的行為,還是十分不爽,随意擺了擺手:“介紹完就可以讓開路了,别在這裡耽誤我回家!”

    曹師傅一看這家夥居然沒有絲毫出醜的覺悟,态度這麼嚣張的還讓自己讓路,曹師父臉色可不太好看,一甩手,露出缫絲師父才有的威嚴:“你對你自己的這種嘩衆取寵的行為,就沒有絲毫羞恥之心嗎?”

    “笑話!我為什麼要羞恥?你自己沒辦法把廢繭缫出更多的絲,不代表别人也不可以,你也說了,你是缫絲的師傅!可是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呢?各位,在下陸見安初來乍到,的确是名不見經傳,可是陸某缫絲的手藝卻也有涉獵,我既然敢收廢繭,自然就是有那個本事。”

    曹師傅和他身後的所有人都愣了,難不成陸見安還是一個缫絲師傅?

    曹師傅立刻否認,缫絲師父那一雙手是騙不過人的,就看看陸見安那一雙白白嫩嫩的手就不是幹過缫絲活計的人,還敢騙人。

    簡直是太不要臉了。

    以為他們這個地方的人對他不熟悉,就可以玩弄别人于股掌之間!

    “陸公子難道也是一位缫絲師父?”譏諷夾雜着冷笑。

    這話絕對是要擠兌陸見安。

    陸見安自現代而來,擁有的一個強大的現代靈魂,哪裡會被吓住,不就是缫絲師父,自己還是絲綢大師,在她的研究中凡是紡織印染的織物都是她的研究項目,這些缫絲簡直是最基本的。

    “在下隻是略懂一些缫絲的本事,這個廢繭缫絲正好是我跟師父學習過得。”

    陸見安眼皮子一翻,說着謙虛的話,可是表情實在是不謙虛啊。

    周圍的人哄得一聲笑起來。

    不少人暗戳戳心裡道,這位陸家公子能不能要點臉,你要說你是一個讀書科舉的秀才,說不準大家還覺得有可能,你說你這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模樣是缫絲師父,糊弄傻子呢。

    “喲!原來陸師傅啊!真是失敬失敬。”曹師傅眼露鄙夷,這一次連神情都不願意掩飾,誰讓剛才陸見安不給自己面子,這也隻能怪陸見安活該。

    “不敢!不敢,是不是可以讓開路了。我還有事。”她是真有事。

    哪有比起掙錢還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早就想吃一頓紅燒肉,還有答應小丫頭的好吃的點心呢。

    她這個頂門立戶的男人不掙錢,家裡的兩個女人吃什麼啊。

    “哈哈,陸師傅别着急走啊,既然你說你也是缫絲師傅,不才在下也是缫絲師父,既然陸師傅缫絲功夫了得,我們不妨切磋一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