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見安看着已經被吓壞了的孩子,那孩子也在眼淚汪汪,甚至小手想要抹一抹母親臉上的淚,可是無論是身材還是力氣都夠不着。

    才一歲的孩子居然都能體恤自己的母親,可想而知這孩子有多麼早熟。

    趕緊走過去勸導。

    “娘!大姐,你們這是怎麼了?大姐這好好的回來,我們一家人團圓了,你們哭成這個樣子,讓外人看了,還以為咱們家這是發生什麼大事了。好了好了,母親,你就别招大姐哭了。

    還有大姐,你看看你哭的樣子,把孩子都吓壞了,這是我的小外甥女吧,叫什麼名字?”

    從李嬷嬷盤子裡拿了一塊兒點心,是綠豆糕,她剛才就看見了,這小丫頭嘴裡已經長了八顆牙。

    隻要不多吃這點心,她慢慢的啃一塊兒還沒什麼問題。

    把點心遞到小丫頭手裡,果然小丫頭一看到點心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淚水立刻不流了。

    伸出小手猶豫了一下,仔細的打量着陸見安,那眼神兒裡帶着不安,恐懼,還有害怕。

    陸見安一下子心就軟了,這孩子長得瘦瘦弱弱,頭發都有些枯黃。

    看起來妥妥的就是營養不良。

    按理來說,大姐嫁過去的那家秀才王清河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人家,可是據說家裡也有30畝良田,再加上父親給大姐備的那些嫁妝,理論上嫁過去根本是不愁吃喝的。

    本身王家人口簡單滿共就三個人,自己家爹還陪嫁了兩個丫鬟過去。

    就算是怎麼樣,這日子也不至于過到這個地步。

    “來,這是舅舅給得,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陸見安柔聲把綠豆糕輕輕的塞到小丫頭的手裡。

    小丫頭立刻露出了一個腼腆的笑容,然後乖乖的拿着綠豆糕塞到了嘴裡。

    輕輕的咬了一小口,立刻嘴角的笑容綻放了。

    陸雪玉一看女兒這個樣子,臉上立刻露出了尴尬,這孩子一路上就沒怎麼吃好,本來就早産身子弱。

    自己見到了母親,光顧着哭了,早就忘了這回事。

    “招娣,慢慢吃,這是舅舅給的,不怕。”

    哄着懷裡的孩子。

    陸見安眼神一凜。

    招娣?

    一個秀才居然給自己的閨女起名叫招娣。

    難不成自己大姐遇上了重男輕女的一家人?

    王清河就這樣的水平啊。

    不悅的蹙眉。

    “大姐,外甥女怎麼叫這麼個名字?太俗氣了吧?”不是他不給面子,是實在忍不了。

    看這樣子,大姐的日子可不好過。

    可是她記得徐氏說過,陸雪玉出嫁的時候,可是陪了五百畝田地,和一個鋪子呢,不要說身上還帶了三百兩的壓箱底銀子呢。怎麼也不可能把孩子餓成這樣子啊。

    陸雪玉一聽這話,眼圈一下子紅了。

    徐氏就算是柔弱,還能看不明白女兒這是受了委屈,一把就把陸雪玉抱在懷裡,陸雪玉伏在母親肩頭,不由得放聲痛哭。

    招娣立刻被陸雪玉的哭聲感染,小小的人兒,嘴裡還含着綠豆糕,可已經哭的撕心裂肺起來。

    陸見安咳嗽了一聲,伸手抱起招娣,輕輕的抱着孩子,拍拍後背,怕孩子噎着,這種時候,嘴裡吃這東西,最怕哭或者笑,陸雪玉這個當娘的可是不夠細心。

    果然小小的身子伏在陸見安懷裡,小丫頭捏着陸見安的衣襟兒,把自己的鼻涕眼淚都抹在上面,哭的直抽噎的一哽一哽,還打起了嗝兒。

    陸雪玉終于反應過來,松開母親,擦幹了眼淚,不好意思的把孩子接過來。

    輕輕的哄着孩子。

    陸見安給李嬷嬷使了一個眼色。

    李嬷嬷立馬會意,笑着上去抱起招娣,招娣倒是不和李嬷嬷認生,大概是因為那綠豆糕是李嬷嬷端進來,小丫頭剛才就一直眼巴巴的瞅着那糕點,心裡自然把綠豆糕和李嬷嬷聯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和李嬷嬷自然不生疏。

    “奴婢抱着小小姐下去洗洗,順帶廚下已經給小小姐做了雞蛋羹,我看着小小姐也餓了,先去喂了小小姐吃一點,順帶哄着小小姐睡一會兒,大小姐也能歇一歇,吃口飯。”

    陸見安點點頭。

    李嬷嬷就抱着招娣出了門。

    大小姐什麼音信都沒有來就來了,李嬷嬷還要忙着收拾一間房間出來,給她們主仆住。 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