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院現在是劍拔弩張。

    徐氏和李嬷嬷被錦衣衛攔在了一旁,對面的一個大漢,身高八尺,眼似銅鈴,方頭大耳,一臉的橫肉,手裡的一柄匕首壓在陸雪寒脖子上,小丫頭才四歲,死死的被大漢橫在身前。

    臉色發白,眼淚含在眼眶裡,要掉不掉的,看到陸見安的一瞬間,想要喊,結果被大漢一隻手掐住了脖子。

    小臉一下子漲紅了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哥……”

    陸見安幾步走到大漢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幹什麼?退後,要不然我要了這個小丫頭的命。”

    大喊眼睛一瞪,喝止了陸見安的腳步。

    手裡的匕首緊了緊,陸見安看到小五脖子上面有血痕出來。

    刀鋒太鋒利了。

    “侯五,立刻把人放開,束手就擒,你應該知道,你這一套對我們錦衣衛沒什麼用。我們可不會管這些人的死活,你就在把這裡的人都殺了,我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,你今天說成什麼都逃不脫的,乖乖跟我們回去。

    我答應你可以讓你少受一點罪。”

    顧遇已經走到陸見安身邊,當前一步超過了陸見安。

    侯五獰笑着看着顧遇,“顧大人,别來無恙啊!你說的話我自然相信,可是落到你們錦衣衛手裡,就算是不死也要脫層皮,我清楚得很,所以我告訴你們,這個小丫頭就算是給我黃泉路上開路了,大不了就是一死,十八年後老子還是一條好漢。”

    陸雪寒被掐的翻白眼,死命的抓着侯五的手腕子。

    陸見安一步越過顧遇,“等一下,侯五是吧,你不是要墊背的,我來,你看看我手無縛雞之力,打肯定打不過你,我們家就隻有這一個妹妹了,我換她出來,她年紀還這麼小,您就當可憐可憐我那個母親,給她留一個念想吧。我來,我是大哥,我願意換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這一刻她不能讓陸雪寒出事。

    顧遇皺眉,這不是添亂?

    侯五看着顧遇的臉色,心中明知這一次自己死定了。

    落在錦衣衛手裡,他就沒想過能活着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顧遇不虞的表情,覺得可以讓人聞名喪膽的顧遇不爽,就是死都值得了。

    顧遇越是不樂意,侯五就越覺得眼前的這個弱雞書生是最好的人選,反正是侯五走入了誤區,就是要給顧遇找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師父,不行,您怎麼可以涉險,我來,要死也是我這個徒弟來。”

    徐蒙山站出來,死死的攔住了陸見安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在一起相處的日子不多,可是徐蒙山是真的對陸見安愛戴,和親戚關系沒有關系,就是完全被這個比自己小好幾歲的陸見安折服。

    是心甘情願要為陸見安死。

    “不行,師父,我來,我就是一個學徒,能為師父死,我心甘情願。”

    羅青也站出來。

    這一輩子他們見過其他的師傅是怎麼教授徒弟,是怎麼對待徒弟的。

    陸見安是他們見過的真心把他們當做人的師父。

    即使她們是最低下的學徒,連徒弟都不能算,可是師傅出來沒有不把她們當做人。

    士為知己者死。

    這就夠了。

    魏然并肩和羅青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師父,我來。”

    侯五樂了。

    “喲,看來你還是個好師傅啊,那好,不錯,我就喜歡這種被人重視的人,你不是想要換,過來吧,就你,你這個師傅過來吧,我就把這個小丫頭放了。”

    這麼多人要為了陸見安死,那麼陸見安一定很重要。

    顧遇攔住陸見安,“你不能去!”

    錦衣衛不是殺人惡魔,隻有有機會他們會把陸雪寒救出來,可是陸見安非要以身犯險,那就沒必要了。

    侯五是什麼人,他還不清楚啊。

    一路上已經殺了不少人,侯五自然是知道他落到錦衣衛手裡隻有死路一條,所以走一路殺一路,這是真正的殺人不眨眼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妹妹,顧大人,請讓開,我絕對不會妨礙顧大人辦案。”

    陸見安說完,繞過顧遇,直接邁步走過去。

    侯五緊緊的扼着陸雪寒的脖子,盯着陸見安的動作。

    陸見安走到了侯五兩步之遙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放開她,這個距離我跑不了,你一伸手,我就在你手裡。”

    誰-->>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内容存儲和複制